•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灭星
听书 - 灭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一四章 除旧迎新

枝棠 / 2020-02-1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冬落与范增二人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冬落有范增在这极北之地的积淀,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有助于陈国在这极北之地立足。而范增只要得到冬落的首肯,李牧魏来张图灵三人再释放一丝善意,他在洛阳的艰难局面必将迎刃而解。

    范增有些感慨的说道:“我已经很高看你了,可是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了你啊!希望这陈国在你手中能早日恢复极北之地最强王国的称号。”

    冬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范增眯着眼晴看着已经小小的长安,轻轻的说道:“天命好听,人事难尽啊!”

    冬落停了下来,范增要他相送,无非就是要与他谈这一笔生意而已!现在生意已经谈完了,范增与他的关系还没有好到他要千里相送的地步。

    冬落站直身子问道:“范太傅,既然生意已经谈完了,陈国的事也尘埃落定,那本王问你一个事,为了对付本王,你找过长生天的人吗?你放心,我这不是要与你秋后算账,只是想要弄明白一件事而已!”

    当初他来陈国的时候,才出阳关,在那荒原之上,便遇见了长生天的第一杀手幽冥鬼手,虽然幽冥鬼手说没人花钱请他来,但是有人请了长生天其它的杀手。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那个杀手尾随了他一路,在极北大草原才露出马脚,可却因为本事不济命丧他手,杀手是死了,可买凶之人却还活着,之前他一直以为是范增,只是还无法确定,现在与范增面对面了,总该将心头那一颗石头拿出来掂量掂量。

    若是范增请的,那这件事到此应当是完结了,可若不是,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冤有头,债有主嘛!

    “长生天?”范增摇了摇头道:“我自己能解决的事,从来不屑假手于人,特别还是要我花钱才能解决的事,我就更不会借手于人了,长生天的定价标准我还是了解的。”

    冬落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范增突然说道:“既然王爷问了,那我也有一个问题要问问王爷。”

    冬落停了下来。

    范增问道:“长乐宫前王爷拿出来的可是就藩诏书或是天子令?”

    冬落笑容玩味的说道:“你心中不是有答案了吗?”

    范增长叹了一声,就此离去。

    看来这次是栽的不冤啊!自己的败局从长乐宫前的那一次退缩就已经注定了。

    若是当初自己不曾退缩,而是一意孤行,想必现在这陈国江山已经易主了,这汉王之位或许已经落在他的头上了。

    可是这天下没后有悔药。

    范增站在原处,等远远跟着的范思远董离离二人跟上来之后,范增朝着董离离说道:“长安就在那里,你若是想要回去还来得及,以你的

    能力,一部尚书或许挤不进去,但是侍郎之位还是有的。实话跟你说吧!此一去洛阳,我也无把握一定能在那个鱼龙混杂,随便碰见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公子王孙的地方站稳脚跟。”

    “是近亦忧,退亦忧啊!”

    董离离洒然一笑,“既然都是忧,还不如万里路上行,死生由他去。”

    范增哈哈大笑道:“知道当初在长安城外的时候,我会留下你吗?”

    董离离诚惶诚恐的说道:“太傅怎么想的下官不敢猜也猜不到。”

    范增笑道:“你就算是敢猜你也猜不到。”

    范增当先往前走去,谁能想得到汉王陈霸先当初在洛阳写过一首诗,留传不是很广,可范增恰恰是听过的。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董离离的离离二字,不正好合此诗之意吗?

    他范增不就是那野火烧不尽的原上草,在春风的吹拂下,生生不息吗?

    范增就这样慢慢的远去,远离了长安,远离了陈国,开始踏入大周皇朝的国境。

    在范增踏入大周皇朝的北境的时候,李牧带领北境大军在北国的边境线上迎接太傅范增的到来。

    两人虽未说什么,可这一幕传回洛阳后,依旧引去了轩然大波。

    这是北境统帅李牧的意思,还是大周朝堂的意思,没人知道,那些范增回来之后,很有可能会瓜分他们利益的那些官员,也不得不收回了手,再掂量掂量自身的实力。

    可是一波末平,一波又起。

    北岳山神魏来在大周皇朝北岳芒山山神庙中现出金身,见了范增一面。

    若只是北境统帅李牧见范增,那还可以解释为大周朝堂在像范增释放善意,可若是连北岳山神魏来都现出金身见范增了,那是不是代表大周钦天监也是同样的看法。

    一时间大周皇朝的官场,在范增还没有到洛阳时,尽皆失声。

    伊挚讶然一笑道:“国师,看来你当初挑这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易天机淡淡一笑,“如果是省油的灯,他能这么快稳住极北之地的局势吗?”

    伊挚道:“那到也是,当初陈霸先悄然离场,留下陈国这一个烂摊子,内部政局动荡不安,外部强敌环伺,可他却以一举之力稳住了当前局势,不然局面继续恶化下去,就已经很历害了。”

    易天机一张老脸上的皱褶都快要笑成一团了,“他再历害又能如何,还不是被汉王赶出了陈国。”

    伊挚呵呵一笑,不过这一场斗智斗勇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范增不是省油的灯,王爷又何曾是了。

    虽说这范增回来之后,太傅是做不成了,可这洛阳的官,只要是他有能力,连自己这个丞相之位,他想要,也大可拿

    去。

    看来这范增也得好好培养培养了。

    陈国在短短时间内发生的事,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大周皇朝上上下下,按理说这陈国以往发生什么事,都不该引起那么大的轰动才对,可这次事关汉王,大周九君之一,想不引起轰动都难。

    这一刻大周七王的书桌之上,各摆放着一叠厚厚的资料。资料的第一页,上写着“定陈策。”

    大周八王,虽然分管八方,虽为同盟,可也少不了有竞争,是友也是敌,各方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开各自的耳目。

    ……

    ……

    长安城,长乐宫。

    “启禀王爷,范增已经到达洛阳。”陈长生恭敬一礼道。

    范增自离开长安一刻去,陈长生便遣长生营的人跟着了,一路上范增的动向,都有不停的上报给陈长生,陈长生在转述汉王。

    “王爷,范增虽然已经离开陈国,可,他昔日在我陈国的所做所为,罪孽滔天,臣以为,当上书周天子,对范增进行追责,审判。”一位官员义正言辞的说道。

    范增当初为了针对汉王,可是连陈王国的王都长安都不管不顾,将其置于敌国大军的铁蹄之下,此等罪孽,罄竹难书。如今范增回去了,正是对其穷追猛打的时候。

    “不错,应当上书周天子,问责范增。”

    “臣附议。”

    “臣附议。”

    ……

    ……

    一众官员纷纷出言落井下石,谴责范增,好似现在在冬落的面前说范增的坏话,就是在讨好汉王。

    冬落看着群情激奋的百官,摇了摇头道:“此事不必再议,是功是过,周天子自有决断。”

    冬落拒绝了百官,范增虽然与冬落有个斗争,可也正是他范增,这陈国才得以存在,现在这些人不念其好也就罢了,反而还尽言其坏。

    再说了,范增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什么不是冲着自来的,连自己都可以平心静气的跟他谈生意,你们这些受他之惠的人啊!反而先翻脸不认人。

    “王爷仁德!”一众官员直好做罢!他们也并非是要紧盯着范增不放,只是有人开口了,自己不说两句,说不过去。

    冬落沉声道:“四方官员大多都是新官上任,要多与百姓接触,忧百姓所忧,想百姓所想,民强则国强!民富则国富,一干还未竣工的民生工程也要加快进度,与此同时,本王决定拿出国库内的功法典藉,通传陈国百姓,让百姓练武修道,强盛陈国。”

    陈国现在的短板就是顶尖战力太过稀缺,冬落此举虽然在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变化来,可时间一长,总有些武道胚子会拔地而起,填补陈国顶尖战力稀缺的短板。

    这也是冬落为了不步陈霸先后尘的无奈之举,当再有别的势力不

    要脸皮的冲进陈国的土地时,冬落希望陈国的百姓,哪怕是没有他了,也能有些自保之力,或者是逃命之力,而不是只会当一只待宰的羔羊。

    无数官员陡然一抬头,惊讶的看着冬落。

    国库内的功法典藉,那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啊!就这么无偿的发放给陈国的百姓了,这……也太奢侈了吧!

    “王爷仁爱!”一众官员心悦诚服了。

    敢问这天下有哪个国家的哪位君王会如此的无私。

    应当只有陈国了吧!

    冬落没想那么多,只是想陈国这块贫瘠之地能多些武道强者,那些明明有天赋的人,能够有修行功法,不像他,当初为了一册《修行感应篇》还是费尽心机才得到的。

    冬落微微仰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应当算是陈国的除旧迎新了吧!

    新的就要来了,新的也许已经来了。

    就像改变一样,来的时候悄无声息,无从察觉,当你真正感受到的时候,往往已经物是人非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灭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网(xjl1.com) 手机版:xjl1.com/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