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星空缔造者
听书 - 星空缔造者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迎接挑战(三)

前进的兵 / 2020-02-1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仙人!”

    “居然是仙人!”

    “李剑不敬仙,此刻有仙人主宰来惩罚,这是他罪有应得!”

    那长虹呼啸,其内剑光寒气逼人,却见那黑衣老者手持一把剑,带着轻蔑与不屑,横扫八方之下,瞬息间就临近李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黑衣老者临近的一刹那,李剑神色不怒自威,没有半点畏惧之心,仰天一声低吼。

    一句“你敢!”话语不大,可却惊天动地,那手持飞剑的黑衣老者,在李剑这一声低吼中,神色大变,他是一个七阶星辰境后期巅峰的修士,但是此刻在他看去,李剑的身影高大无比,那一声低吼,更是让天地色变,这是对于天地之力运用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的表现。

    这当然也得益于李剑这数百年来在风铃阁与风铃融入,感悟天地之力所得,如果换着刚进入星风之中,李剑绝对不可能有此一招。

    “不可能!!”黑衣老者露出无法置信之色,眼中更有骇然。

    “你只是一个七阶星辰境初期的修士,在我面前你只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你不可能让我畏惧!那黑衣老者仿若发疯,心神轰鸣下颤抖不已,后退中声音扭曲,让下方那些跪拜的修士,一个个无法置信。

    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如此一幕,敢喝斥仙人,那一句“你敢!”如雷鸣轰轰,在在众人耳中长啸永恒不散。

    黑衣老人再次看了那站在广场之上的李剑,这一眼之下,他隐隐似看到在李剑的上空,有一股让他颤抖的气息弥漫,这气息之强,居然让他这一眼看后,就心神轰轰,无数驳杂舟思想在其心中涌现,似要冲破他的脑海,让他喷出了一口鲜血。

    “我修行无数万年,明天悟地,尔等仙修,视为蝼蚁又何妨!莫说是你,就算是这里所有人,又何妨!”李剑抬头双目露出烁烁之芒,长发飘动,大袖一甩,喝下一口酒。

    骇然之下,那黑衣老者头皮发麻,这种事情超过了他的想象,他隐隐有种极为强烈的感觉,对方的修为面对自己尽管脆弱不堪,还存在不少的差距,但其身上那股浩然正气,那股不畏天地的气势,足以堪比一切神通,伤自己于无形,更是让他心神颤抖中,起了一股魂飞魄散的骇然与敬畏。

    “怎么会这样,他只是一个七阶星辰境初期的修士,只是七星辰境的初期!!在他身上居然能有这种气息,此人……此人……不能得罪!!!”

    “我等得罪了,还望莫要介意,就此离去,永不踏入风铃宗半步。”说完此话黑衣老者,在半空中神色极为恭敬,如同去拜长者前辈一样,向着李剑抱拳一拜,随后化作长虹急急而走。

    四周瞬间,一片寂静。

    李剑站在那里,喝了一口酒,此刻有风吹来,将其衣衫飘动,那身白衣在众人眼中,舞动飘逸。

    “有何不能”李剑从嘴角放下酒壶,目光落在了那广场一旁,此刻面色苍白身子颤抖摊在那里的萧氏双煞身上。

    萧氏双煞低下头,身子不断地轻

    颤,许久之后才挣扎的起身,向着李剑一拜。

    “我萧氏兄弟拜见风铃宗之主。”

    “我等,拜见风铃宗之主。”所有的这次前来的修士,在这一刻全部抱拳,颤抖中双眼露出无法形容的崇敬之色,今天的一幕,他们一生都不会忘记。

    就连外面那些马车上的诸多老者,也纷纷低头一拜,心服口服!

    “若思想无限大,若感悟了天地大道,就算是面对高阶修士,也可如看蝼蚁,令其崩溃内心战斗意志。”这样的修行方式与感悟天地大道有关。

    “我累了!”李剑拿着酒壶,最终看了一眼广场外,呆滞在那里,全身被汗水淋湿,更是在李剑这一眼中不敢与其对望,而是低下头,起身向着李剑一拜的风铃宗大弟子,转身下了台阶,走进了风铃阁。

    广场内的无数修士,连续拜了很久,这才一一离去,直至整个外面的街道上,带着各种目的之人,纷纷离去之后,风玲宗,也慢慢的安静了。

    再没有人敢说出质疑之话,之前的风暴,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彻底的烟消云散。

    因此一事,李剑的名声在赵国轰然而起,彻底取代了风翼和门无栓,成为了赵国,乃至于整个星球中的第一高手,且是史无前例的一个靠一声大吼就惊退上一任星空最强!

    时间流逝,李剑那迎接三场挑战之语还在,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资格来挑战,即便是来,也是如门徒一样,恭恭敬敬,聆听教诲。

    春去秋来,转眼便是八百年。

    这八年中,李剑几乎完全停止了修炼和感悟天地大道,几乎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坐在画船上在那河道之中漂游,喝着桂花酒,他始终在等,等一个令他能敲响风铃的契机。

    甚至不仅仅是这八百年,在之后的岁月中,同样也是如此。

    整整二千年,二千个春秋交替,只是最后,那画肪穿梭过一座座石桥,却还是没有等到他想要的那个契机。

    那天空上,始终有一只白色的飞鸟,在那里回旋,它陪伴了李剑二千年,没有任何的变化。

    看着看着,李剑有些疲惫,靠在船头,昏昏沉沉中便睡了下,耳边回荡琴音,那琴音似与他的梦融合,在那梦中,也有琴音伴随。

    晌午的阳光很柔和,落在身上很温暖,让李剑睡的很好,只是这个季节,又到了柳絮飞舞之时,有那么几团柳絮随风而动,落在了李剑的脸上,柔柔的划过,让李剑睁开了双眼。

    画舫还在划着。

    望着身并飘舞的柳絮,李剑忽然笑了。

    正笑着,忽然远处有一艘画船交错而来,在其经过的那一瞬间,两个柔和动听的声音从那画肪内传出。

    “师姐,这些柳絮很烦人呢!”落在身上很难受。

    “你不去想它们,也就不会觉得它们存在了,师妹,你的心不静。”

    听着这个声音,李剑一愣,他隐隐有些熟悉,似这声音他曾听过,起身抬头一望,只见在那画舫之上,有两个女子的身影。

    那两个女

    子很年轻,容颜很美,站在那里在那无尽柳絮中,如同仙子一样,在那风中,她们的衣衫吹动,看起来更美。

    “是……她……,,李剑怔怔的望着那画船远去,眼前似浮现出二千年前,那雨夜中的乌篷船。

    看着看着,李剑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他永远也忘记不了,自己在那雨中,看着墨山乌云,看着那从未见过的天地浩荡,在那里出口吟诗,那开心自得的样子,他还记得。

    那叫做血莲的女子,当年的相处,似还在眼前。

    那雨夜乌篷船内,自己的脸红与心跳,还有那个女子的美丽,也都在记忆内,没有褪色。还有那件厚实的漂亮的血色披风,也被李剑放在了当年的那个竹编背篼内,保留了起来,从未取出过。

    李剑轻叹,他摸了摸自己的白发,没有出言招呼,而是坐在那里,喝着酒。

    他这一生,没有遇到让其心动的女子,陪伴他的,除了酒,除了大风铃,就是那天空回旋的白色飞鸟。

    他没有妻子,这一生,似也在那孤独中,默默的走过了二千年。

    若说他唯一有过心动的女子,便是那最早,第一次遇到的她,那个叫做血莲的女子,那个送给他衣衫的女子了。

    靠着船头,喝着酒,望着船下水面自己的倒映,李剑看到了一个苍老的面孔,头发白了很多,作为他这样的修士实际上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形貌,可是李剑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让自己的容貌随着天地自然变化而变化,这也为天地大道的一种,生老病死,皆是天地大道,体会这些离家感觉每天的心境都在发生变化。

    那两个女子所在的画船,渐渐地与李剑的船只交错,直至彼此完全分开,仿佛是人生的轨迹,在某一个的碰触后,便继续向着不同的方向离去了。

    “咦,师姐,你看那个老头,刚才好像在看我们,血莲望着渐渐远去画舫上李剑的背影。

    那画舫漂游中,从一处石桥下驶过。

    血莲转头,双眸扫过,只是在她这个方向,随着彼此画肪的分开,目光被那座石桥遮盖,没有看到,她也不会因别人看自己一眼,就去以神识扫过,也就没有再仔细看,转回了头。

    直至彼此越来越远,李剑坐在船上,直至黄昏之时,那赵国都城凉城河道上画肪中的两个女子,走下了画肪,在这凉城的街道上,慢慢的走着,容颜仿佛没有变化,成为很寻常的样子。

    “师姐,你从小在这里长大,这凉城除了画舫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好去处,这次闭关了这么久,好不容易下山一次,可要好好玩玩呢。”

    “你啊,我回家看望父母,你非要跟着我回来,凉城可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等明天我要去拜访一下我的一位老友,然后就回去了,你可以要老实一点,那可是我们赵国最强大风铃宗的宗主风翼先生。”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网(xjl1.com) 手机版:xjl1.com/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