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冰与火之魔山
听书 - 冰与火之魔山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0718章 真正的威胁:名字出口,死亡降临!

格雷果·魔山 / 2020-02-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多恩秘密大起兵,配合伊耿六世,召集全境兵力,积极准备偷袭兵力空虚的河湾地首府高庭。

    与此同时,在君临城内,太后瑟曦和提利尔家族还没有这方面的任何消息,他们还只是着眼于风暴地被黄金团突袭占领的事上。

    君临城,钩巷。女院。

    数名金袍子带剑而入,脸色冷酷。为首的将军是御林铁卫奥斯蒙·凯特布莱克,他白袍白甲,身高两米,魁梧雄健,人称小魔山。

    为首的士兵一脚踢开一道房门,门板被踹开了一个大豁口,房间内,正在翻云覆雨的男女都大大的吃了一吓,正在快活的男子翻身下来,伸手就抽出了挂在墙壁上的长剑,女子则缩在一角,用被子挡在胸前。

    一个衣着讲究身材干瘦的男子听到声音迅速过来,他是这间女院的老板,面对气势汹汹的金袍子,女院老板凛然不惧,冷然说道:“奥斯蒙爵士,这个女院可是魔山大人开的。“

    “莫尔·威利,我奉太后命令,前来请罗兰·克林顿爵士。”奥斯蒙淡淡说道,“各位兄弟,请罗兰爵士出门。”

    锵锵锵!

    三把长剑出鞘,成扇形围住了罗兰·克林顿。

    罗兰·克林顿是个骑士,他虽然是鹫巢堡的领主,但其实旗下的很多封地都被劳勃封赏给了周边的贵族,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有产骑士。

    “奥斯蒙,我犯了何事?”罗兰垂下了剑尖。他一把剑,无法胜过包括奥斯蒙在内的四把剑。就算是奥斯蒙一人,他也不是对手。

    “罗兰爵士,我奉命行事。”奥斯蒙漠然说道,“放下剑,跟我走,或者我们击落你的剑,把你捆起来带走,你自己选。”

    呛!

    罗兰长剑入鞘:“你们先出去,让我先穿衣服。”

    奥斯蒙站在门口看着罗兰爵士一动不动。

    罗兰只好在三名金袍子和奥斯蒙的注视下穿上衣服,他第一次感觉到失去了骑士的尊严。

    *

    红堡。王座大厅。

    罗兰被奥斯蒙带入。

    大厅里面,已经站满了廷臣武将,气氛凝重。太后陛下和托曼国王高高坐于铁王座上,御前重臣们坐于专属的长桌后面。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罗兰的身上,这令他全身冒出了冷汗。

    瑟曦太后盯着罗兰·克林顿:“罗兰爵士,你的堂兄琼恩·克林顿率领黄金团攻击风暴地,占领了风息堡,短短几天,控制了风暴地的所有重要城堡,你事前可没有向我们示警。”

    “太后陛下,我事前并不知情。”

    “琼恩·克林顿是你的堂兄,他突袭风暴地,事前就没有和你联系过?”

    “太后陛下,自从琼恩被疯王放逐狭海对岸,我们就再无联系。我只知道他在里斯城邦醉酒落海而死,并不知道他还活着。”

    “黄金团突袭风息堡这等大事,事前琼恩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给你?他没有兄弟姐妹,你可是他唯一的堂弟。”首相梅斯重重质问。

    “绝对没有,我以新旧诸神的名义发誓。我一直效忠风息堡的拜拉席恩家族,从疯王时代的内战开始,我就一直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忠诚。”

    “罗兰,我愿意相信你的誓言,但我需要你证明自己。”

    “太后陛下要我如何做?”罗兰沉声说道。

    “带着我的书信去见琼恩·克林顿,我希望和他谈判。你去弄清楚他究竟要什么?我们收到消息,伊耿·坦格利安六世是他们的王,我们都知道伊耿·坦格利安六世已经死去了十七年,琼恩推出一个假的傀儡来做借口,攻击维斯特洛大陆,已经犯下死罪,如果琼恩·克林顿能够修正自己的错误,我既往不咎。如果他执迷不悟,告诉他,他和他的傀儡伊耿必将死于非命,我已经做好了杀死他们的计划,告诉他,这绝不是警告,也不是威胁,我说的不过是一个事实。”

    “遵命,太后陛下。”

    “国师大人,把我的书信给罗兰爵士。”

    大国师科本从御前重臣中站起来,把早已经写好的书信递给罗兰·克林顿。

    “罗兰·克林顿,你速速回去收拾,带上你的家族侍卫,不要耽搁,今天就启程。”

    “我一人独去?!”

    “带上你的家族侍卫!”

    “……遵命,太后陛下……”

    罗兰·克林顿大步走出王座大厅。瑟曦太后没有派金袍子或者宫廷学士和他一起去风暴地,太后这么做是信任他吗?罗兰心中怀疑,如果他是琼恩·克林顿的奸细,这就是放虎归山;如果不是,瑟曦太后会如此信任他的能力?如此信任他不会背叛?

    罗兰心中颇为不安!

    他和琼恩的政见立场不同,他知道以自己的口才无法说服琼恩,只有琼恩能说服他,他需要援手,但太后没有给他帮手!

    *

    “国师,黄金团突袭风暴地的消息,已经传信北境了么?”

    “已经传信军务大臣魔山,魔山大人今天就会收到渡鸦信。”

    瑟曦太后目光扫视大厅里的廷臣武将:“各位大人,丹妮莉丝将驭龙来攻击君临,黄金团在琼恩·克林顿的率领下拿下了风息堡和风暴地的大片领地,而在北境,魔山和史塔克正面对异鬼的攻击,王国内忧外患,情势艰难,谁有好的建议,说来听听。”

    *

    罗兰出了王座大厅,御林铁卫葛蓝·古柏勒白袍白甲站在路中:“罗兰骑士,太后秘令,你跟我来。”

    “是,大人。”罗兰心里松了口气,原来太后陛下另有安排,只是不欲让其他人知道罢了。罗兰发觉自己喜欢这种被太后陛下秘密重视的感觉。

    葛蓝带着罗兰进了梅葛楼。

    *

    数天后。风息堡。主堡大厅。

    罗兰·克林顿站在大厅当中,在他的面前,坐着传言中的伊耿·坦格利安六世。少年国王很英俊,唯一的欠缺就是威仪偏阴柔。在少年国王的身边,站着在十七年前就已经大名鼎鼎的琼恩·克林顿、修女莱莫尔、赛学士哈尔顿、教头罗利·达克菲。

    “罗兰,见了国王,为何不跪?”琼恩坚毅的面容不怒自威。

    “琼恩,据我知道的情况,伊耿·坦格利安在十七年前就被魔山摔死在了王室育婴房,虽然那是传言,也许并不可信,但眼前的少年,我觉得更不可信。”

    “当年魔山摔死的孩子是一个农夫的儿子,瓦里斯在伊里斯国王决定打开城门迎接泰温公爵入城的时候就换出了真正的伊耿。这十七年来,是我化名格里芬,把伊耿抚养长大。他正是铁王座的唯一继承人,唯一的合法君王。”

    “不,琼恩,坦格利安王朝已经被劳勃推翻,我效忠的国王是托曼·拜拉席恩一世,不是眼前的这位不知道真假的伊耿。”

    “托曼·拜拉席恩一世?哼,那不过是托曼·兰尼斯特一世。”

    “哦?!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效忠的依然是托曼陛下,而非眼前的少年。”

    “罗兰,就凭你刚才这句话,我就可以杀了你。”

    “你不会,琼恩,你是正直荣誉的琼恩,而我是红堡使者,你不会杀来传信的使者。”

    罗兰·克林顿从怀里拿出瑟曦太后的信:“琼恩,这封信是太后写给你的。”

    罗利·达克菲上前接过信,他把信交给了琼恩,而不是伊耿·坦格利安六世。

    这是他们之前养成的惯例,任何事情,都要先经过琼恩·克林顿的手。

    琼恩接过信,捏碎蜡封,看了信,他把信递给修女莱莫尔,莱莫尔修女看了,把信递给赛学士哈尔顿,哈尔顿看了,把信递给罗利,罗利看了,才把信递到了伊耿·坦格利安六世的手里。

    这是十多年来四人养成的惯例。任何事情,都是四人先商量后,取得了一致意见,才会决定要不要让‘小格里芬’知道。以前‘小格里芬’就是‘小格里芬’,他不会提出异议,但现在,小格里芬已经不是小格里芬,而是伊耿·坦格利安六世,他是黄金团的团长和五百名骑士一万名战士下跪宣誓效忠的国王。

    如今,他也是风暴地所有的贵族和子民们下跪宣誓效忠的国王。

    他也是琼恩、莱莫尔、赛学士哈尔顿、罗利·达克菲下跪并宣誓效忠的国王。

    伊耿·坦格利安六世还在看信,琼恩已经说话了:“罗兰,告诉瑟曦,我们此来的目的,是拿回铁王座。她如果臣服投降,兰尼斯特还是西境之主,我们会赦免她和她的孩子们,否则,我们打下君临城后,西境领主将不会再是兰尼斯特。”

    “不,罗兰。你回去告诉瑟曦·兰尼斯特,投降,瑟曦和她的孩子们会被放逐到南方的盛夏群岛;不投降,兰尼斯特会被全部灭门。我接受瑟曦·兰尼斯特投降的唯一条件,就是瑟曦亲自献上詹姆·兰尼斯特、格雷果·克里冈、亚摩利·洛奇三个人的人头,缺一不可。”

    琼恩·克林顿坚毅如钢铁的脸庞一僵。

    修女莱莫尔、赛学士哈尔顿、鸭子骑士罗利·达克菲都是彼此对视一眼。

    “陛下。”赛学士的灰色眼珠毫无感情,“情报显示,亚摩利·洛奇已经被无旗兄弟会处死。瑟曦无法向您献上亚摩利·洛奇的人头。”

    “那就是瑟曦的问题,她可以派人去掘开亚摩利·洛奇的坟墓。”少年国王冷冷说道,“伊耿历283年,詹姆·兰尼斯特用金剑在背后杀死了他宣誓效忠的国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他是弑君者,罪不可赦;魔山在王室育婴房摔死了一个孩子,如果不是瓦里斯出手,那个孩子就是我;亚摩利·洛奇杀死了我的姐姐蕾妮丝,他捅刺了蕾妮丝五十多刀,直到蕾妮丝不再动弹,蕾妮丝当时还是个几岁的孩子。詹姆,魔山,亚摩利这三个人,每一个都必须死;已经死了的人,也要找到他的尸骨,我要把他们挫骨扬灰。”

    少年国王说到最后,脸部已经扭曲,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修女莱莫尔不敢相信说出这些话的是她教授了十几年的乖巧、听话、孝顺、宽厚、善良、仁慈、爱民的‘小格里芬’,这是小格里芬第一次表达出来他内心里隐藏的仇恨。

    小格里芬表达出了自己的独立意见。他是国王,他本该有自己的主见,这也是琼恩、莱莫尔、哈尔顿、罗利四位老师一心要培养他的国王威仪。但他们四人都有微微的不适。十多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了为小格里芬的乖巧顺从,他们也习惯了为他做出任何的决断,并且不容反驳。

    少年国王站了起来,走到罗兰·克林顿面前:“罗兰,下跪,我就不挖出你的双眼。”

    罗兰·克林顿慢慢单膝下跪,他看出这个少年国王说的是真的。

    在尊严和双眼之间,他选择了双眼。

    “我去你吗的!终有一天,我会割下你的几把,再把它狠狠塞进你的喉咙。”罗兰在心里诅咒。

    大厅里,黄金团团长哈利·斯崔克兰,上百名将军都是肃立!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而肃穆。

    伊耿·坦格利安六世慢慢回到王座,他看着琼恩,说道:“父亲,你看,对于敌人,是不需要讲究荣誉和道义的,威胁才是最有用的手段。狗不听话,就宰了他!”

    罗兰·克林顿单膝下跪,低下了头。他感觉这个伊耿和疯王伊里斯有相通的特质。

    “尊敬的伊耿陛下。“罗兰开口了,“瑟曦太后陛下要我带个口信给你,但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请陛下明示。”

    “说!”

    “太后陛下说,三个月后,过渡的秋季过去,凛冬来临,而异鬼会在这段时间里大举进攻北境的临冬城,她希望在异鬼来袭前,陛下能不宣战君临。君临目前是保障北境临冬城十万大军物资和兵力补充的大后方。异鬼威胁的是整个人族的生死存亡。”

    “我如果不答应呢?“

    “太后陛下说,如果陛下执意要在异鬼来袭的同时开战,就会有布拉佛斯列神岛黑白院的无面者来会一会陛下。”



    琼恩、罗利、莱莫尔、哈尔顿、哈利等人无不变色。

    大厅里上百名黄金团将军无不变色!

    此话一出,人人惊惧!

    “呵呵,瑟曦还能请动无面者?”伊耿无惧,冷笑道。

    “兰尼斯特,富可敌国。”罗兰·克林顿声音不高但非常清晰的说道,“先王劳勃时期王室欠了很多钱,但西境兰尼斯特家族一直保有惊人的黄金财富。太后的钱早已经到位,只需要向无面者说出一个人的名字。陛下,名字出口,死亡降临,请陛下三思!”

    伊耿·坦格利安六世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的紫罗兰眼睛里有了惧意!

    没有人不畏惧无面者!

    名字出口,死亡降临。



    这才是真正的威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网(xjl1.com) 手机版:xjl1.com/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