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艾贝尔的黎明
听书 - 艾贝尔的黎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卷 金色盟约与神诺争端 第四十一章 染血飞羽 (一)

那勇敢的心 / 2019-12-2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被魔力染红的月亮,颜色还未褪去。但那一点飘落而来的光亮,已经照亮了夜空。

    那正是一辆乘着血红月光飞驰而来的马车。

    当马车在逐渐靠近,艾尔瑞丝就看清了马车上的人。

    敞篷马车上,坐着一个两侧耳后梳着辫发、戴着白银花头饰、身穿兰花长裙的女子。她还披着一件斗篷——上面绣着白色雄鹰标记,这标记被魔法光芒点缀。

    马车还没有落地,艾莉森便在半空中喊:“克罗诺斯先生在这里吗?这里有封我们家少爷写给您的信。”

    艾尔瑞丝望着马车上的艾莉森,并且看到马车来回盘旋。

    “那也是归旅人吗?”

    艾尔瑞丝擦干了眼泪,不确定地问。她被眼前这个女性归旅人吸引了,因为那一直是她想做的职业。但是,一名贵族大小姐是不会被容忍做这种事情的,她只能向往。

    “你说得没错,艾尔瑞丝小姐,那也是归旅人,而且是亨特家兼职的归旅人。”从真实梦境中醒来的安德鲁看着夜空,并回答。

    马车依旧没有落地。艾莉森看到安德鲁挥手,便将信件化为一只纸鹤。纸鹤离开艾莉森的手掌,笔直地随风飞向安德鲁。

    玛丽望见纸鹤,就想催促。她甚至向纸鹤挥了一下魔杖,想让沙土之风撕毁它,只是在安德鲁的火焰屏障前没有得逞。然后,她就扭曲了嘴角。

    “我们可没时间看你们玩纸鹤的游戏。赶紧把宝匣交出来,否则索恩收到信号就真的要动手屠城了!”玛丽威胁道。

    但安德鲁并有理睬她,收起手中的火焰就去接纸鹤,让纸鹤变回信件落在手中。

    安德鲁打开封蜡,信中这样写道:“愿我的朋友克罗诺斯先生的魔法光辉长久。同时,请您替我向被称为蓝色星辰的年轻人问好。此时,想必您已经收到信件。当您收到它的时候,我们已经把雷德丽芙城从神诺的谋逆者多洛雷斯公爵手中拯救了。至此,你们可以放心的救回王子。您的朋友,西尔弗?亨特敬上。”

    接着,安德鲁看完信就递给了格洛里。

    “格洛里小兄弟,你应该可以放手干一场架了,愿龙神保佑!”安德鲁看着出了一身汗水的格洛里。

    “对,我们应该结束现在的一切了,救出王子殿下。”

    说着,格洛里就将看过的信件放回怀中的口袋。他攥了下剑柄,让手中的剑亮起微弱的蓝色光芒。他松开了捂着右腹的左手,双手持剑,目视城门之内的深处。

    “愿光明之神保佑,神龙之火!”

    格洛里第一个冲向那二十名机械侍卫,而他挥出的火焰剑波奔向了站在吉樊妮门口的女巫玛丽。

    看到剑波奔自己而来,玛丽就惊呼。

    “大人!救命!我没法应对神圣之力!”

    玛丽丢下插在沙土上的魔杖,就往城内深处逃去。当她头也不回的时候,撑起光幕的魔杖被烧成了灰烬。

    此时,狄伦紧随格洛里身后。他拿出在凤焱城购买的钢盾,抵挡后方追来的机械侍卫。而茱伊与红羽骑士团团长布莱德弗泽斯被三个机械侍卫拦住了去路。至于希泽,他带领凤焱骑士团对抗要从吉樊妮城冲出来的弦月骑士团,并看了眼冲在最前面的格洛里。

    格洛里躲过了一名弦月骑士的刺击。他低头右闪,又躲过一名从后面追来的机械侍卫的斩击,左脚猛地一用力,右脚踏过右边的墙壁,斜向通过了狭窄的城门通道。就这样,他像一把利剑一样穿过了蜂拥而来的弦月骑士团。

    就在距离王子不远的地方,格洛里于左侧向后倾身闪躲,右手持剑闪电般的十字劈砍——一个正前方看守王子殿下的弦月守卫被他击倒在地。

    霎时间,格洛里就与冲着自己冷笑的维克多男爵擦肩而过。他本以为维克多要与自己打斗,却看到维克多直接带领剩下的五十名弦月骑士从城内冲了出去。

    趁着打斗声混乱之际,格洛里在通道深处发现了被捆绑在立柱上的王子。

    紧接着,扔掉了披风的雷德丽芙城的篡权者——身穿绿色铠甲的多洛雷斯,挡在了格洛里的面前。

    多洛雷斯拍了拍铠甲上的白羽雕饰,然后晃了晃手中的白银长枪,从而让长枪上闪耀的光亮照亮格洛里的脸。

    “哼,渺小的人类。你敢直面你眼前的一切吗?此时此地!”多洛雷斯用白银长枪的末端砸向砖石地面,让整个吉樊妮城都晃动起来。

    “直面?我从来不会闪躲,一直都是个被伊薇特称作傻瓜的混蛋。”

    格洛里冷笑,并且谨慎地握紧手中的长剑。他将单手持剑恢复为双手,只是他勇敢的言语中却带着些许对自己的嘲讽,这让在一旁的王子从中感到一丝悲伤。

    “哈哈,真是有趣的人。对于我这个活了一千多年的神诺来说,被人这样对峙还是第一次。”

    多洛雷斯笑着说。他看不起眼前的人类,更何况眼前是一个仅仅二十一岁的年轻人。他忽然想起凯达的话,话中说:“蓝色星辰是个剑术中的佼佼者,虽然他现在的水平距离我还有很长的一段。”

    “年轻的人类,让我领教一下你的剑术吧?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曾经我也像你一样是一名剑术中的佼佼者,并且被神诺们称作白羽利刃。”

    多洛雷斯将手中的白银长枪用魔力化为一把环状护手上刻有“千”字的刺剑,还将它的配重变化成羽毛的形状。

    话音刚落,格洛里让突来的一击震得退了脚步。他的胸甲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自动音乐盒掉落在地并且摔去了一角。

    然后,通道内就响起悲壮的风琴声。这由自动音乐盒奏出的风琴声,宛如穿越悠久的年代而来,跨过茫茫草原与陨落勇士的战场,再到达荒芜的废墟之地,然后冷漠地灌入吉樊妮城中。

    “现在,外面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我知道雷德丽芙城已经被拿下了,我右手中的魔法印记告诉了我刚刚不久发生的一切。放心,我不会拿王子去要挟你,即便我拿到了地下城机械守卫的控制权,也不会有转机了。再过不久,便剩下我一个,又有谁来听我的命令?来吧,释放你的力量,生死一搏。”

    多洛雷斯冷酷地说了上面的话,并且看了一下右手中的圆圈状咒语印记,然后将手掌闭合,紧握刺剑。可是,他却听到了王子的宣告。

    “就让我在这里见证一个传奇的陨落,另一个传奇的升起!而我也会得到拯救,我会履行我的誓言,坐上神诺王的宝座,统领子民们远离守序族的迫害!”王子威用一贯擅长的艺术性言语说。

    王子的话,迎来了多洛雷斯的一阵嘲笑:“我可怜的王子,你就把你那微小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年轻人类身上吧?最后,你恐怕会是失望加身!”

    随后,多洛雷斯就将注意力放回到格洛里身上。

    “我每天被噩梦缠身,每天被恶魔的低语吵醒,每天回想一次导师说过的话,每天一千次挥剑。而你呢?你是个剑术天才,但我全凭这双手!”格洛里握着剑刃,尽管手流着鲜血,还不肯松开——他这手满是旧伤痕。

    “你也不像我,你是一个贵族名门出身的神诺。你拥有华贵的生活,拥有剑术名门的荣耀。可是,你这样的本可以帮助别人的神诺,却放弃了信仰转而追随黑暗!”格洛里补充道。

    “你想拖延时间让他们来救你吗?你仔细看看神诺的王室。如果不是他们,我的族人怎么会死?他们争夺权力,受难的是我们这些完全对权力没有丝毫念想的神诺。难道依靠守序族坐上王座复仇不对吗?”

    尽管多洛雷斯冷酷地说,但脸上露着一丝怨恨。他收回了刺剑,后退了几步,让全身都燃起愤怒之焰——白银色的光芒将他包围。

    于是,在火池子的暗光下,飘起白色光点,然后白色光点变成漂浮的白色羽毛。一股压迫感,让王子顺着石柱坐在地上,而周围地面上陈旧的砖块被压成了碎屑。

    同时,格洛里失去了平时的矫健身手。他连移动步伐都显得艰难,这使得最基本的交替步都无法踏出。而他的披风,被重压撕裂。

    这重压,还把玛丽压倒在地。她正向转角处的支柱后方爬去。然而,多洛雷斯可不想理会她。

    “你应该可以移动吧?啊哈?人类?”多洛雷斯像神一样挺立,并对格洛里说着混沌的话,“不能移动?那么,就让我了结你吧?”

    就在多洛雷斯即将上前的时候,格洛里的剑猛地闪烁起耀眼蓝光。他们的影子被这光芒拉扯的长长的,一直延伸到通道门口处的魔杖灰烬处。

    格洛里看到自己的影子被拉长,咬了一下牙,就听到手中的剑发出一阵低语声。

    “吾笨拙而勤奋的爱徒,这把剑是被人们遗忘的龙神之剑的复刻版。虽然不是真正的神之剑,但是也会为你带来帮助。它受过神圣法师泽维尔与我的祈福。我希望在正途上,它能常伴你左右。我的徒弟,请保持你的信仰直到最后。永别了。”

    格洛里渐渐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轻松了许多,并且可以移动了。他开始挪动步伐,摆出了要斩击的姿势。

    格洛里闭眼呼了一口气,说:“来吧,生死一搏!”

    忽然,多洛雷斯看着慢慢移动步伐的格洛里,就笑了起来。

    “这正是我想要的。”

    多洛雷斯向左抽剑刺击,闪过格洛里的右斩击。之后,他将闪耀的剑一扬,一阵白昼般的光炸裂。而格洛里的身边响起“噼啪”的爆炸声,这是多洛雷斯的魔法——白羽棘刺。

    躲过一劫的格洛里,向原地看了下——那里满是尖锐的像剑刃一样的荆棘。等格洛里缓过神来,就滑步上前刺击,却被多洛雷斯侧身躲过。接着,格洛里送上一击上扬斩。

    多洛雷斯后退,并将剑顺势向上轻挑,然后右下撇去。当半弧的光亮在通道内闪过,格洛里紧握被挡去左下的剑。

    这一刹那,格洛里双手持剑从左下将剑划上右上,斩向多洛雷斯的左侧胸口。

    “神龙之火!”格洛里喊道。他看到这道猛烈的火焰将多洛雷斯公爵的绿色铠甲烧了一道斜口。

    “还不错,但是下一次就要轮到你了!”多洛雷斯用手上的魔力扑灭了火痕。他猛地一拳砸向墙壁,厚实的白银铠甲将墙壁击打出一个坑陷。墙壁倒塌了,通道内紧接着一阵摇晃。

    在支柱后面的玛丽失去平衡,被重压拉扯,斜着滚向转角深处的通道内。而王子用尽全力将绳索挣脱了。

    “瞧瞧,我们的王子怎么了?解开了绳索吗?原来你这个天生的神诺王继承者竟然还能自己解开绳索。”多洛雷斯看到王子将绳索扔到地上,然后讥讽道。

    “多洛雷斯公爵,现在才是真正的对决!他只是一个外人!你是不会迁怒于他,对吧?亲爱的王叔。你应该与我进行一场体面的决斗。用王室贵族本有的方式!”

    王子威捡起弦月骑士的刺剑,边说边往通道深处跑去。

    被格洛里接住一剑的多洛雷斯,听到王子的声音,停下了后续的挥剑动作。

    “呵。到头来,我的对手还是你?尊敬的王子。”话语刚落,多洛雷斯将格洛里一脚踢到墙壁边,追随王子的脚步声而去。

    “王子殿下!”

    格洛里起身,快步追去。他知道自己的使命没有完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网(xjl1.com) 手机版:xjl1.com/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